回转支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转支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专家称取消出租车运营牌照不会降低份子钱墅工

发布时间:2019-11-22 16:37:28 阅读: 来源:回转支承厂家

专家称取消出租车运营牌照不会降低份子钱

原标题:湖北交通厅长:将在武汉推进出租车公司化模式

解说:

出租车行业改革呼声高涨。

出租车司机 张女士:

我们就希望上级部门或者主管部门,能够给我们营造一个良好健康的氛围。

解说:

辽宁开始关注出租车经营权是否可以无偿使用?江苏表示将公示份子钱构成?改革真的要来了吗?

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 汪祝君:

所谓份子钱的组成,不太清晰、信息部透明,所以引起一些问题。

解说:

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乘客,为什么大家都在喊委屈?

《新闻1+1》今日关注:出租车改革,如何跨出第一步?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最近一段时间,不少地方的出租车出现了停运的现象,愤怒的出租车司机把这个矛盾就指向了抢了他们生意的专车,当然还有诟病已久的这个份子钱,这就使得出租车到底应该怎么改革这个问题,再次提上了人们议论的这个话题。

那么也就是在这两天,在辽宁正在审议的一个草案,被人们解读为要在省内逐步取消份子钱。今天我们要关注的是,人们的这个解读准确吗?另外,出租车的改革真的要开始了吗?首先我们还是看一下这两天人们对这个问题的一些议论。

解说:

出租车改革这个从上周就开始被各界关注的话题,在本周依然热度不减。直到今天改革呼声仍在持续,也是在今天,交通运输部官网发布消息称,交通运输部《关于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的意见》目前已经出台,此份《意见》明确提出,要科学调节出租汽车总量,推进通过服务质量招投标等方式配置出租汽车的车辆经营权。

沈阳出租车司机:

现在挣钱太难挣了,一天才剩一百左右吧都费劲。

记者:

除去分摊的份子钱,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沈阳出租车司机:

一个月四千块钱都挣不上,三千块钱左右呗,还不算休息。

解说:

在沈阳改变现状成了很多出租车司机的诉求,而就在今天,辽宁省拟规定逐步实现出租汽车经营权无偿有限期的消息,也出现在了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的官网上,官网上发布的消息称,《辽宁省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草案》三次审议搞的第七条规定:“市、县人民政府应当明确本辖区既有出租汽车运营服务经营权发展目标,以及政策措施,逐步实现出租汽车运营服务经营权无偿有限期使用。”这样的消息,肯定会引起舆论高度关注。

事实上,早在去年9月28日,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就在其官网发出公告,称《辽宁省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草案》已经通过初次审议,并将这一条例草案全文公布,向社会征求意见。最后,辽宁省交通厅网站的消息显示,辽宁省人大法制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也多次对这一条例进行立法调研。

尽管目前该条例草案还未审议通过,但对于出租车管理的改革,已经是很多管理者开始思考的问题。

沈阳市出租汽车市场管理办公室主任 张洪波:

有些传统的行业,在整个社会发展中起到积极的作用,而且今后也不可能在段时期内被取代,我们怎么去合理加强规范、加强引导,使这个行业能健康发展。同时对新兴的运营模式,我们能采取哪种方式?让它不至于和我们的行业发生冲突?

解说:

除了辽宁,各地对于出租车行业管理的改革也都在探索。

主持人:

在我们国家呢,出租车的管理模式中有三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来看一下这个示意图,那就是政府、出租车公司还有出租车司机。政府通过给出租车公司发“牌照”的方式,对出租车公司进行管理和监督。那么出租车公司呢,是通过“份子钱”这种方式,对于出租车司机进行管理。

那么我们来看,辽宁省这次正在审议的这个方案是什么样呢?里面有这样几句话,就是辽宁省的各市、县政府应当逐步实现出租车运营服务经营权无偿有限期使用,另外新增出租汽车运营服务经营权实行无偿、有限期使用制度。还有一个无偿,那就是说无偿取得的出租汽车运营服务经营权不得转让。

那么有人就解释了,这么多的无偿,可能就意味这这个出租汽车司机的这个份子钱有可能就要逐步取消了,到底是不是这样?那么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一位专家,来自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余晖先生,那余先生您看,通过刚才那样的一个图我们可以知道,政府现在呢是和出租汽车之间这个牌照不再收费了,但是人们现在的解读呢,说这个不收费了,那是不是份子钱也要逐步取消了,您怎么理解,他们的这个正在审议中的改革方案?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余晖:

我也注意到了这次辽宁省的这个报告的审议,从目前的结果来看的话呢,我个人认为还看不出,就是这个牌照被取消以后,会同时来降低或者取消车份钱。

主持人:

您之所以说看不出,是不是因为中间还隔着呢?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取消的是这个牌照的收费,也就是政府不向出租车公司收费了,但是公司是不是也要免这个司机的份子钱,这里面并没有提及,您是这么做出推断的吗?

余晖:

对的,它的制度并没有,因为还在审议过程中嘛,最后还没有就是说,稿子最后出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我们现在并不知道。

主持人:

好,刚才我们关注的是辽宁正在审议的这次改革,我们也关注到,就在今天交通运输部有一个《关于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的意见》,其中有这样的几句话,说有两个科学啊,一个是科学定位出租汽车的服务,完善运力投放,还有科学调节出租汽车的总量,推进通过服务质量招投标等方式配置出租汽车的车辆经营权。好了,既然说到科学,我们就要说,科学调节,那么说明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以往的一切做法是不科学的、欠科学的,您怎么理解?就是以往的欠科学的地方是在哪?

余晖:

我觉得首先这个行业里面欠科学的一个最重要的一个表现就是说,这个市场上到底政府来投放多少出租车的运力,这个是不科学的。从北京市的实践也可以反映,因为北京市的出租车的拥有量投放量,现在目前为止一直是在六万七千辆,或者七万辆左右吧,那么这个数量已经维持了将近二十多年了都没有调整过。可是我们北京市的这个人口、这个增长,城市规模的扩大,已经体现出来,就是说呢,这个出租车目前政府批的这个出租车的数量是远远不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所以我们能看见,那个空白,市场的空白是由被叫做黑车来弥补的,那么黑车的数量是远远超过了政府颁发的所谓的正常牌照的这些数量,大概是一倍以上。

主持人:

那余先生您看,既然交通运输部现在提倡要用科学的方式去调配,去调节出租汽车总量,怎么才能做到科学?能不能做到科学?或者换句话说,市场是不是就是科学的?

余晖:

对,我认为市场其实已经作出了一个科学的一个表现出来,我们刚才说了,其实这个市场的需求,它是会得到相应的满足,只不过有的需求满足是被扭曲的一个状况下满足了,比如说黑车。黑车的话,它一直是在被打压的,被追杀的这么一个状况下来生存的。但是如果说我们把这些黑车都让它合法地经营,取消数量管制,来合法地经营的话,我觉得这个市场的话,目前的这个市场它的容量、这个运力,应该说就是科学的。

主持人:

那您的意思就是说,其实黑车就是市场对现在的这种长期以来,维持的六万多辆的出租车这种不科学作出的一种科学的反映?

余晖:

是的。

主持人:

好,感谢您,稍后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

那么刚才我们也说了,这个出租车行业最近一段时间出现的一些事情,让这个行业的一些久已出现的问题,似乎在一下子都爆发出来。那么有人说急需要改革,而且似乎也已经到了改革的时候。那么我们也看,在过去的很多年,各地、各部门也都纷纷出台一些措施,但是成效并不明显,究竟为什么?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当新一轮出租车改革呼声再起时,很多人认为这是出租车行业改革的契机,因为目前存在于这个行业里的各种矛盾,已经让各方越来越不满意。

记者:

坐那个出租车有打不到车的情况吗?

市民:

当然有,特别冷尤其是冬天。

市民:

司机说一些话感觉不怎么好听。

记者:

会有拼客或者挑活吗?

市民:

那经常有。

市民:

有比较远的地方司机就不愿意拉。

市民:

出租车车型因为比较久,会比较脏,油味也会比较大一点。

解说:

打车难、拒载多、服务差,这是眼下很多城市中出租车行业带给消费者的感受,但另一方面确实司机生存难的困境。胃下垂、腰椎劳损、关节炎,落下各种职业病还每天奔波十余个小时的司机不在少数,但即便如此,我们也总能听到他们不挣钱的抱怨。

清远市清城区 出租车司机:

这个月我算了一下,亏损了1000多元吧,没办法就只能把车子丢下了。

解说:

每天辛苦,高额的份子钱让出租车司机苦不堪言,但是,面对这高额的份子钱,出租车公司却也在叫苦。

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副处长 马斐:

上海的大众出租汽车公司,管理人员配比从1:25目前目前已经增加到1:45,这样一个管理幅度,就我们而言这样单纯来压缩管理力量,来实现它管理成本降低,它整体服务质量管理是带来影响的。

解说:

乘客不满意服务,出租车司机不满足高昂的份子钱,出租车公司也声称无法降低管理和运营成本,为何三方都在叫苦?司机们挣的钱都去了哪?有媒体报道称,份子钱占到司机月收入的比例不小,却养活了一个又一个出租车公司,有出租车公司近年来的平均利润率稳定在10%左右,已经超过了平均利润率为5%以下的航空公司。

杭州市出租车司机:

我就纳闷了,这个份子钱都跑哪里去了,一个月我交万余元,不知道用它干吗去了。

解说:

事实上,近年来关于出租车行业的管理措施一直在调整,国家对出租车经营者予以全额补贴,中华全国总工会推进出租车企业组建工会,用以保障出租车司机的权益,还有三部委联合推出的出租车“份儿钱”实行集体协商,交通部颁布《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等等。但面对出台的一个个管理措施,有媒体评论是改革的脚步慢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似前进,却原地未动。

主持人:

刚才我们也说了这些年各地、各部门对于出租车到底应该改也出台了不少措施,但是有评论说,这么多措施出来,你看这么多年基本上该解决的问题,还是有待解决。还有人评论说,这么些改革,可能改了,但是都在原地打转,还在原地。那么接下去我们继续连线余晖先生,那您看这么多的主管部门,这儿多年,主管部门在这么多年也做了不少措施,为什么没有见成效?原因是什么?

余晖:

因为我觉得所有的一些零敲碎打的改革,并没有碰触到这个制度的症结所在,这个制度症结就是所谓的特许经营制度。那么特许经营制度在2004年的时候的话,建设部把这个出租车行业也列入了,就是说要按照特许经营制度来运营,这么一个做法。但是的话,我们可以看到,就是说特许经营的这种制度,它是其实应该是非常严格的一个程序,它必须得有公开的招标、公开的投标,才有可能授予这么一个特许经营的制度。但是在我们国家,这个出租车公司的这种特许经营,它其实是没有通过一个正常的一个行政许可的程序来获得的。

主持人:

余先生刚才您也说了,二十多年来从当时您写这个调查报告的时候,就是六万多辆出租车,到今天仍然是六万多辆,但是我们也不懂经济,我们也说不出来那么多的大道理,但是我们知道,出租车它也是一个商品,虽然它是一个这个叫特许经营的商品,比如说这根笔,我们都需要它,当它少所以大家才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那如果相应地把这个笔的这个供应量增加,相应的问题不是也就解决了吗?换句话说,六万多辆出租车,如果这些年来能够初步放宽,到今天能够适应市场的这种需求的话?问题不是也就相应地解决了吗?但问题是,为什么市场放开这个问题,就这么难以解决?

余晖:

因为我个人觉得就是这个问题难以解决,我想的话呢,这个当时这个制度这么延续下来,一个不合适的制度延续下来,肯定它有它背后的一些重要的背景在这里边,那么一旦在这个制度下,某一些利益集团的利益它已经一旦固化了以后,它就很难能够自我来瓦解、自我来打破自己,这个需要外力。

主持人: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您看,就是现在这些天,出租汽车司机的反映往往都是把这个矛头指向的是专车服务,那么在这个时候,理论上,我们说理论上,本来像这个专车,它是一个市场面对这种新兴需要的一种反映,按说出租车司机是应该站在新生事物一方,去反对份子钱、反对这个抵制这个出租车汽车公司的一些不合理收费的,但是现在我们看有些出租汽车司机他把这个愤怒,指向了这个新兴事物,您怎么看待这种,应该说并不是特别合理的现象?

余晖:

其实黑车也好,滴滴专车也好,其实它都是因为这个市场不能够满足大家的各种需求程度的这么一种需要才出现的。那么这个市场容量扩大了,那么现有的这些为出租车公司来打工的这些出租司机,他的运力肯定会受到一些影响,那么他肯定会,他首先他的一个本能的一个反弹就是说我会抵制一个新的一个市场的进入者。但其实的话呢,他们真正的,就是说困扰他们的,或者说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失的,其实是车份钱。

主持人:

我还有一个,就是这一段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您。您看,刚才我们说了政府、出租车公司,还有出租车司机。现在多少年呈现出来的一种什么现象,出租车司机怕出租车公司,公司又心里比较怕、很忌惮这个政府,但是政府出于各种各样,比如说最重要的出于维稳的这样一个考虑,它比较在乎这出租车司机做出来的各种这样的一种反应,那么换句话说,它们心中都有这个忌惮的一方。但是唯独他们要共同服务的这个乘客的一方,似乎没有更多的这个因素去考虑他们。那怎么办?本来乘客比如说这个专车是为他们服务的,但是现在由于和现行的法律、法规并不吻合,于是也渐渐地目前也不在一种合法的状态,你说乘客应该怎么办?

余晖:

乘客我觉得,乘客其实已经做出选择了,我觉得乘客是欢迎这个滴滴,或者是易到、神州,这些他们都是欢迎的。

主持人:

但是现在恰恰它又跟这个法律,现行的法律法规不是特别地接轨。

好,稍后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刚才我们也分析了,现在传统的一种管理模式,再加上错综复杂的这种利益关系,使得出租汽车行业出现的这种结呀,好像似乎结的越来越死。现在的问题是,这个死结能打开吗?又如何打开呢?继续关注。

解说:

江苏将公示出租车份子钱构成,并合理收费标准,这肯定是一个出租车行业极其关注的消息,而这一消息来源于昨天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副客长,汪祝君作客电台直播间与出租车司机的在线交流。

出租车司机 张女士:

基本上现在就在两三千块钱左右,我们就感觉到了,现在的劳动和收入不成比例了,而且差距很大,我们每天工作最少12小时,而且一年365天一天休息天都没有,我们现在需要公司的份子钱,能给我们减一点。

解说:

365天无休,一天最少12个小时的工作强度,每个月固定上交的份子钱,出租车司机们所面对的收入和付出严重不匹配的现状,也得到了汪祝君的认同,但由政府定价的出租车承包费用,并不是单一标准,具体的经营模式甚至车型、结构等都与份子钱的多少息息相关。

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 汪祝君:

当然这里面肯定存在标准不一样,份子钱的组成不太清晰、信息不透明,所以引起一些误解一些问题,交通厅、物价部门也会同我们南京市政府正在协调,这个费用你们感觉到很高,我们要求份子钱的构成,要进一步明晰。

解说:

份子钱构成要进一步清晰,汪祝君11个字的表述,却应该是出租车行业改革很重要的一步,接下来公众等待的是江苏省改革的时间表。相比江苏南京,在湖北襄阳,一个零挂靠、零承包、零班费、零份子钱的公车公营新模式,已经运营了一年多的时间。

襄阳市公交出租车公司员工 乔伟:

保养什么都是公司在做,我们就是开好车,服务好乘客就可以了。

解说:

所谓公车公营就是由市公交出租车公司统一购车,招聘员工签订合同,结合业绩考核发放工资,同步办理社保保障权益的经营模式,这些举措,让出租车司机成为名副其实的公司员工,只负责安全开车,实行公司式待遇,不再考虑交份子钱等问题,而且同步落实五险一金,保障出租车驾驶员权益。

湖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 尤习贵:

在全国它是属于首创的,下一步我们要强力推进,特别是武汉这种特大城市,按照襄阳这个模式,真正实行公司化。

解说:

份子钱的构成要公示,襄阳的探索在进行。而眼下,互联网推出的出租车服务是否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运营管理模式,也形成一种促进?比如某打车软件推出的专车服务,从运营模式来看,它没有高耸的准入门槛,司机也不用交高额的份子钱,承担准入成本,但是必须精心服务,因为乘客在投票。有媒体评论说,对比之下专车服务用市场配置资源的优势更加明显。

主持人:

最近一段时间出租汽车行业爆发出来的很多矛盾让人们意识到,很多问题应该说是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不改革不行了,那接下去我们继续连线余晖先生,那您觉得,如果说目前要到了一个要去改革,那么这个改革应该从哪下手?从哪个地方下手?应该说是能够抓住问题的关键,也最能解决问题的?

余晖:

我个人认为在出租车行业上,我们在错误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大家其实呢都对这个行业的这种运行状况、管理状况其实都是极大的满意,这不是一个大家都能够双赢的、多赢的一个局面,而是一个我觉得是一个多输的一个局面。

所以我们要看到这个行业,我们刚开始已经谈到过,它的症结就在数量管制这一块。其实我觉得就是说呢,你政府,你即使是再聪明,其实你也很难预测一个城市,它究竟需要多少辆这个出租车来运营,才能够人们出行的各种各样的需要。所以我觉得数量管制的这种取消,我觉得是下一步应该立即着手来进行研究和来实施的这么一个方案。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余先生,那您觉得这个数量问题可能是一个急需要破题的问题。好,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说出租车行业的改革,究竟应该怎么改?到底是头疼医疼、脚疼医脚,还是说这个时候要刮骨疗伤,进行彻底的整治,这是看决心的时候了。

新农村三层别墅效果图

农村房屋户型设计图

农村小别墅造价

乡村别墅三层设计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