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转支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转支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漂小伙鲁甸建帐篷学校 曾多次参与地震救助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8:33:18 阅读: 来源:回转支承厂家

北漂小伙鲁甸建帐篷学校 曾多次参与地震救助

志愿者帮老人从废墟中抬出棺木

帐篷学校正在上课

卢柏克又去地震灾区了。在北京,他是一名公益志愿者;在地震灾区,他是一名支教者。在四川雅安、甘肃定西两次地震的灾区,他和他的伙伴们一起,为当地建起了帐篷学校。坐在帐篷教室里,孩子们不仅能学到文化知识,也能得到震后的心理疏导。一个更实际的好处是,孩子有人帮忙照看了,家长们就能腾出时间来照顾伤者、埋葬死者以至重建家园。

援助灾区 志愿同行

6.5级的云南鲁甸地震,发生在8月3日下午4点30分。当时,卢柏克正在北京,忙着自己的志愿者公益项目。听到地震的消息,他并没有像以前两次一样,收拾行囊、约上伙伴立刻出发。有了前两次的经验,他知道,地震刚刚发生,灾区当地的交通、物资都很紧张。如果贸然前往,给灾区的帮助有限,增加负担却是一定的。

8月5日晚上,他收拾好背囊,带上帐篷,坐上火车出发了。出发之前,他联系了曾经一起去过地震灾区的伙伴,大家约好路上见。他也联系了曾经资助他们做公益的几位慷慨人士,买了一百套书包,先寄往灾区。等他们建起帐篷小学的时候,这批书包应该也就到了。卢柏克也自己掏钱,买了一些小孩子的衣服和学习用具,一起寄了过去。

火车开到长沙,志愿者小陈上了车,与卢柏克会合。小陈是长沙当地的一名在校研究生,甘肃定西地震的时候,她和卢柏克在灾区认识了,一起建起了帐篷小学。火车票紧张,买不到直达云南的,他们坐火车先到了贵阳。按照约定好的车次,一路上,算上小陈在内,一共有四位伙伴加入。在贵阳,已经有六位其他城市的伙伴等在那里。7日晚上,他们抵达贵阳。这时候,卢柏克的队伍已经达到了十个人。

他们的目的地,是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的龙头山镇,那里是震中。

帮助老人 废墟寻棺

鲁甸县,古称朱提郡,以当地的朱提山而得名。在东汉三国的时代,朱提郡就是最南端的地域了。卢柏克的老家在甘肃,工作在北京,对云南尤其是昭通市、鲁甸县完全没有概念。坐大巴车从贵阳到昭通市,换公交车到鲁甸县。到了鲁甸县,却再无车可坐了。他们搭了一段摩托车,又徒步走了几公里的山路,终于走进了震中龙头山镇。

地震后的景象一定是触目惊心的。卢柏克说,刚到镇里,他就看到一位老人。老人看上去有七十多岁了,独自站在自家的老房子前发呆,老房子已经完全塌了。上前询问,卢柏克才知道,老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地震时被砸死了,另一个重伤送到了医院。只剩下他和老伴,守着塌了的屋子。

老人总要走进废墟里,像是要找东西。“他是想找自己的棺材,”卢柏克说。当地的风俗是,老人在生前要准备好棺材。在老人看来,那是他晚年最重要的财产。劝不过老人,卢柏克只好招呼其他志愿者伙伴一起,扒开倒塌的墙,找到棺材。套上绳子,六个人一起抬了出来。

两次救灾 经验帮忙

卢柏克的这些志愿者伙伴,很多他都没有见过面。见过面的,也只是在雅安、定西两次地震灾区时认识的。这是一群热情的年轻人,最大的刚满30岁,最小的还是大二的学生。而卢柏克本人,刚刚过了24岁的生日。

前两次地震救援,卢柏克做过的事情很多,也很杂。帮助救过人、运过物资,也曾像个打工者一样,在灾区镇里的街口“等活儿”。两次的救灾经验,逐渐让他明白最该做的是什么。他觉得,地震后最重要的救援,应该让专业的救援队来做。像他一样的普通志愿者,不应该在地震后几天赶往灾区,那样往往会给灾区添乱。

去年年底,卢柏克曾经到全国很多高校推广自己的公益理念。在高校的讲座上,他结识了一大批热血青年。从那时候开始,他知道自己应该和这些大学生一起,发挥年轻人的知识优势来帮助灾区,尤其是帮助灾区的小孩子。他们的想法,就是建立“帐篷学校”。这一次,一共有18位全国各地的志愿者赶到龙头山镇与卢柏克会合。其中一大半都是他在高校演讲时结识的大学生。

帐篷学校 疏导心理

现在,卢柏克已经在龙头山镇营盘村的银厂坡社,建起了三所帐篷学校。一共有79个村里的孩子,加入了他们的帐篷学校。令卢柏克自豪的是,住在山坡上的几乎所有孩子都来了。每天早晨7点半起床,8点开始上课,一直上到11点45分。上午的课程,主要是文化课,由团队中的大学生来讲。

卢柏克说,其实文化课程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下午。下午2点开始,这些年轻的支教者带着孩子们,走出帐篷,走到山坡上。表面上看,只是做一做游戏。但其实,这些支教者们还在做心理疏导。卢柏克说,希望他们的心理疏导课程能让孩子们忘掉地震。

“有个小男孩,半夜突然醒了,然后大喊‘快跑啊,地震啦!’小男孩一边大嚷,一边就往外跑。”这是卢柏克印象最深的一个晚上。其实,那只是小男孩的噩梦。这样的噩梦比较极端,更常见的,则是恍惚的精神状态。卢柏克说,有好几个小姑娘,这几天总是一会儿哭、一会儿笑。“阴影总是去不掉。”卢柏克说,震后的家长们都忙着照顾伤员、清理废墟,顾不上孩子们。时间长了,孩子们的阴影恐怕就留下了。他们要做的,不仅是带给孩子们支持,更是帮助家长们照看他们,陪伴他们,给他们信心。

从9日开始,卢柏克和伙伴们建起的帐篷学校正式开学。在山下,他们还帮助建起了一所帐篷学校,每天有四位支教老师下山讲课。卢柏克说,帐篷学校会坚持到9月1日。当地的救灾很及时,村里小学虽然不能用了,但板房教室已经开始搭建。“新学期一定能按时开学。”卢柏克说,到那时,他们就该离开了。

好看的言情小说排行榜

丝袜美腿美女

蚂蟥养殖

光头美女图片